AI都能同传了,学外语会成第一批失业的人吗?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内蒙古大学教务系统_南京大学教务网_武汉工程大学教务处大连理工
阅读模式

电视剧《带着爸爸去留学》剧照,孙红雷所饰演的黄成栋带着翻译机与美国一大学校长交谈。

近日,电视剧《带着爸爸去留学》因为剧情槽点太多而频频登上热搜榜。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一学外语的吃瓜群众,也会因剧中桥段莫名躺枪。剧中人物黄成栋(孙红雷饰)英语比较烂,但仅凭携带某品牌便携式翻译机就能与美国人谈笑风生。网友通过弹幕发问: 有着这简直能同声传译的翻译器,以后学外语专业的是不是都得失业了?

其实近来AI翻译技术发展,学外语专业的快被类似的问题每日“三省吾身”了。在人工智能与深度学习迅猛发展的今天,工具性学科势必第一个受到威胁。2016年底, 谷歌推出商用的谷歌神经网络机器翻译系统(GNMT),采用神经网络机器翻译(NMT)技术,大幅提升机器翻译的水平,最高将翻译准确率提高到 87%。

两年后,微软在机器翻译领域同样取得突破。微软研发的机器翻译系统采用神经机器翻译技术,在新闻报道的翻译质量和准确率上媲美人类专业译者的翻译系统。三个月前召开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更是在会场真出现了由腾讯提供技术支持的AI同传服务。

一个学外国语言的人,大学四年要跟人比,四年后还要跟不是人的东西比,心累啊。 但学外语专业的,就业真就那么悲观嘛?

01

光鲜的“金字招牌”?

翻开老黄历,外语专业若退回本世纪初乃至上个世纪,说金字招牌那绝不为过。每年各大外校都会被分配到涉外机构、部委的录用名额,在这之后也有一大把的涉外机构、国企外企任君挑选。

近年来讲,在湖南师范大学公布的《2018届本科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中,外国语学院的毕业生以5718.2元的月平均起始薪酬排名第二高,仅次于大热的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毕业生;在中国薪酬网发布的《2018年中国大学毕业生薪酬TOP200排名榜》中,广外、上外、北外三所外校都进入了前三十。如果恰巧学的是法语、西班牙语、日语这种非英语的小语种,即便选择暂不就业、继续深造,也还有老师这一黄金职业可以作为选择。

上面这些看起来亮眼的“平均数据”,隐藏了一些参差不齐的隐忧。

02

就业大道上人挤人

其实早在AI加入饭碗争夺战之前,外语就业这条大路就已经人满为患。

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有200多所院校具有英语学士学位授予权;在2004年变成了598所;到2011年有959所。2013年后,扩招进入减速期,但之前的基数已然庞大。截至目前,开设英语专业的大学共有 992 所。

有大学处皆有英语系后, 这张“金字招牌”便不幸被上海市教委列为2016年度预警的10个本科专业之一。 根据上海市教委的评估,登榜的预警专业在本市高校重复设置相对较多,在部分高校中连续多年招生录取率和毕业生签约情况并不理想。

英语之外的小语种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由于小语种专业是由教育部控制设点的,所以大部分高校无权开设。 但即使是这样,在少数高校培养出来的小语种专业学生,也面临着不同层次的就业压力。

譬如德语。在今年,有107所院校开设了这个专业,但德语专业的对象国实际上仅有德国、奥地利、瑞士德语区与列支敦士登等。在英孚教育2017年发布的《全球非英语母语国家的英语水平报告》排名前十中,三个德语对象国中更有两个入选(德国、奥地利),德语区企业早已不再强制“会使用德语”为用人必备条件。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发布的《毕业生就业质量2018年度报告》中,德语学院就业落实率排名倒数第4,语言专业里则是倒数第1,近六成的毕业生会选择了继续升学。

图片来源:北京外国语大学发布的《毕业生就业质量2018年度报告》。

我们邻国使用的语言日语、韩语,也都同样接近就业饱和状态。近年开设日语、韩语专业的大学不断增加:仅在 2018年,包含二级学院与高等职业院校在内,开设日语专业的中国高校已经达到了418所。 由于语系相近的原因,再加上培训机构层出不穷,“课余爱好者几个月N1(日本语能力测试中是水平要求最高的一级)满分”的新闻已经屡见不鲜,中国大部分青少年也会跟着动漫、韩剧蹦出几句外语。 学的人多了,能从事翻译的也增加了,但报酬却随之下降。

图片来源:有道人工翻译报价栏

从上图可见,日语、韩语在小语种翻译中报价最低,大学生在翻译兼职时甚至出现报价千字30元的情况。而在知乎网站“韩语专业的就业前景和就业方向?”这一问题页面,一位获得高赞的答主如是说道:

“直到某一天,我和领导面试新人时,他说:‘比起韩语专业毕业生,更想招其他专业在韩国读书的人’。”

对于学习外语的女性来说,她们还要在入学和就业时面临若隐若现的性别区别对待。2011 年,北京语言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和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三所大学小语种招生实行男女分别划线,有的女生分数线甚至比男生高出50几分。而就业时很多涉外的工作机会,因需要成年累月在国外工作,用人单位往往因为考虑“家庭因素”,更偏爱男性求职者,有些干脆明文写出了“长期驻外,要求男性”。

03

即将失业的外语生?

回到我们最初的提问:AI同传后,学外语的人就失业的人了吗?

暂时不会。

第一,不断变化的国际形势在为一代又一代外语学子源源不断地创造着新的岗位。近年恰逢“一带一路”战略建设,中国与沿线国家的交流沟通必然需要大量的外语人才。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积极储备外语战略人才,上海外国语大学、西安外国语大学等一批院校就先后开设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通用语种专业。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于2015年参加了北京市的“贯通培养人才实验改革项目”,并于当年开设了波兰语、捷克语、匈牙利语、拉脱维亚语等四个非通用语专业。期间学生不管是在国内或是在国外以交换生的身份完成学业,都将受到北京市财政与国家留学基金委等各方的大力支持。

第二是,在目前的阶段,人工智能还没能达到能完成所有任务的水平。

现在的人工智能翻译主要针对领域仍在大语种之间的翻译与转换,小语种,特别上上文提到的由于国家发展战略带来的新型语种翻译机会,AI并不能顾全。同时,翻译不等于简单的词语转换与堆砌。AI同传在这次博鳌论坛上也出现了翻译不准甚至乱码的错误,去年的达沃斯论坛上更爆出了“某品牌AI同传被指造假:译员亲自揭发了“用人类翻译冒充AI”的新闻。据报道,在达沃斯论坛上,AI同传就把“Davos Forum”(达沃斯论坛)听写成了“Devils Forum”(魔鬼的论坛)。

另一个深层次原因是符号编码系统与人脑理解的不可替代性。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我国出口的白象牌电池在东南亚各国十分畅销,但在美国市场却无人问津。这种销量差异的背后原因只出现在“白象”一词的翻译上。当时,该公司把品牌名“白象”按照字面翻译译为了”White Elephant”。在东南亚地区,白象这一说法都源于佛学语言,象征着至高的力量和智慧,也有长寿之意。象驼宝瓶,有太平景象的意思。然而在英文中,白象的字面翻译”White Elephant”,则代指“昂贵无用,华而不实的东西”。这样下来,美国人当然不买账。

语言与地域隔阂使得在各个地方文化中生活的人类有着截然不同的符号解码系统,一个相同的词在不同语境下可能产生完全相反的话语效果。这样看来,如今更多是按语料库翻译的AI系统恐怕还不能很好的消化这些语言背后的文化与符号层面上的差异。

再者,人类语言有时候并不具备结构性和条理性,且语言有情绪,而当前的AI翻译并不具备精准翻译这类语言的能力。从简单地说中文外文的语境高低不同,到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谈判斡旋,人在对话情景中所扮演的角色,不光是一个翻译,更是沟通者、协调者,把说话者表层言语下的深层意思讲明,交流方才能够更顺利地进行下去。至于说现在的阶段,机器哪怕再智能,也没有在人情世故中浸泡了几十年的人有智慧。

第三则是语种之间“就业焦虑指数”并不相同,很多语种仍是“蓝海”,人才缺口大,远谈不上要和AI竞争。

目前来看,法语专业就业仍然良好。在大连外国语大学发布的《2017届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中,法语专业的就业率达到了97.44%,近七成的本科毕业生都已完成签约就业。 在第三方教育质量评估机构麦可思研究院撰写、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19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就业蓝皮书)中,法语更是以一己之力冲出理工科重围,以月平均收入人民币6029元占据了高薪专业第7的好位置。另 据中国教育在线报道,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语专业早在2014年就已达到5年平均薪酬为10879元/月的水平。

图片来源:第三方教育质量评估机构麦可思研究院撰写、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19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就业蓝皮书))

图片来源:各大招聘网站上发布的法语翻译招聘广告。大部分的招聘公司是来自北上广三地的公司,但提供的基本都是驻外岗位。

但是,好就业和高薪水的前提是:你得愿意去非洲。法语是除英语之外最多国家的官方语言也是联合国工作语言之一,但从地理分布上看来,除了在北半球的法国本土与加拿大,大部分的使用国家都集中在了非洲。

资料图

根据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语言文学学院统计数据,该校法语专业毕业生中,在非洲工作的人的比例从2004年的约14%上升至近几年的约三分之一,翻了一番有余。广外的官网统计表明,法语专业毕业生70%左右被民营企业及外企(含港资)录用,其中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被列为了录用单位第一的位置。智联招聘网站的统计也表明,法语专业毕业生就业热门去向前三分别是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神龙汽车有限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这些公司均是有扩展海外市场拓展意向、“财大气粗”的要“走出去”的龙头企业。

图片来源:智联招聘网站专业就业前景分析报告

法语就业前景好的另一个原因也在于当今世界法语地区中英语的“尴尬”地位。非洲自然不用多说,法国人也普遍认为英语是“二流语言”,对英语使用者态度冷淡。从历史上看,法语对于英语的排斥在17世纪达到了高潮:当时的法国王朝实权人物黎塞留枢机主教亲手制定“拒绝英语词汇进入法语”的法国语言政策,并顺利推行了400余年,直到2015年法国文化部宣布政策取消才作罢。(在此之前,通用电气医疗系统公司(General Electric Medical Systems)法国子公司曾在2006年因用英语发布软件说明书,被课以逾50万欧元(约合333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而势头较好的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因为同样具有得天独厚的拉美、阿拉伯地区的广阔海外市场与当地英语普及率低的优势,也体现出了这种就业红利。在2017年发布由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和世界百强、拉美第一的商学院INCAE联合发起的中国《西班牙语人才的就业方向、流动状况及就业满意度进行调查分析》中, 中国西语人才在外贸行业就业的比例达到了24.3%,近总体的四分之一;而26-30岁在企业工作的年龄群体中,有超过一半西语毕业生年薪都维持在25万以上水平。 阿拉伯语的情况同样乐观: 对外经贸大学 2010 届阿拉伯语专业的学生,就业率达到100% , 毕业生去向就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航技、中建材、中土集团等重点单位。

但这并不意味着学外语还仍旧等于铁饭碗。AI发展的速度没有人能够预估,未来全球棋局的变化也风云莫测。唯一确定的一点是:仅仅学语言本身,只会在将来越来越失去竞争力。

各个院校都在新的一轮竞争中拿出了自己的独特培养方案,力图让自家学生不泯然众人:北大投入文学翻译的怀抱、北外更偏向实用外交、上外的高级翻译学院与联合国建立合作、广外则凭借地理优势发展了外语商务的学院特色。

在这个信息爆炸、技术发展的时代,语言习得者更要牢记语言的工具性与非工具性:它提供给你认识世界的一个全新的视角,令你看得更开阔、更非富多彩;但只到这一步还是不够的,能够坐到“语言+”,才能真正转化掉这种工具性,让自己成为一个不可替代、有别于机器传声的鲜活个体。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