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人2车,抖音“最牛”沪C再次出发,勇闯白骨之路,夜宿“鬼城”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内蒙古大学教务系统_南京大学教务网_武汉工程大学教务处大连理工
阅读模式

-这 是 自 驾 地 理 的 第 286 篇 原 创 主 文-

你们知道吗?那个去年7月带爸妈自驾穿越亚欧大陆,不小心火成“最牛沪C”的85后小伙Kobe。

把“大黑”开到法国巴黎埃菲尔铁塔,被网友戏称为最牛沪C

又再次出发了!要知道距离他上次回来也才过去半年多一点啊!羡慕嫉妒恨吗?更让你羡慕的还在后头!

这女孩漂亮吗?!你曾无数次梦想的美女副驾就这么坐在Kobe的沪C牌照车里,向着北美洲进发,想知道“美女与野兽”的故事如何神展开?详看下文分解!

一、全新组合,再次出发

时隔一年,再次出发,这次和Kobe一起踏上征途的,是两位全新的伙伴。

一个颜值爆表的俄罗斯小姐姐环环,毕业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专业,一口流利中文说得飞起。

人美就算了,这大长腿把隔壁的Kobe给衬

一个北京越野老炮儿烙饼,有故事的老男人,曾和关山飞渡老师驾车穿越新疆大海道无人区。

关山飞渡(左),烙饼(右)

全新的组合!够年轻、够酷、够带感!——如果说,去年Kobe的出发是为父母圆梦,那么这一次,则是为他自己圆梦,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挑战更难走的越野路!

这次的路线是:从中国武汉出发,满洲里口岸出境,进入俄罗斯,穿越远东最著名的M56白骨之路,途经地球寒极奥伊米亚康,抵达远东金城马加丹。然后把车辆海运到勘察加半岛、楚科奇(世界东极)、美洲大陆,从西海岸的加拿大温哥华开始横向穿越北美洲,最终抵达美国的汽车城底特律。

PS.蓝线是海运的路线,因为勘察加半岛和白令海峡汽车无法抵达。特别是亚美洲分界线白令海峡,最窄处只有37公里,很多大神都想找到一条能从中国出发一直开车到白令海峡的路,不过无果,因为目前汽车能走的路,最东也只能到达白骨之路的终点:俄罗斯马加丹,从马加丹再往白令海峡方向就没有汽车能走的路了,至少量产车不行,坦克或许可以。

二、绑架团伙?遭遇举报?

相比去年在满洲里口岸过境的12小时,这次吸取教训,起了个大早和小伙伴们只花了5小时,堪称神速。

当Kobe再次开着沪C从满洲里沿同一条跨国公路进入俄罗斯国土时,熟悉的土地,熟悉的交通标志...一样的风景,只是身旁是不一样的人,他们也将发生不一样的故事。

俄罗斯后贝加尔边疆区的连绵草原

博尔贾当地爷们儿听说他们要去白骨之路,强烈要求合影。

从博尔贾到尼布楚这段,他们特意挑了一条路况稍差的近路,主要是为了提前感受一下M56白骨之路的颠簸——据说这条路的砂石状况和白骨之路非常类似,后来事实证明这种提前适应,对Kobe这种公路旅行党来说非常有必要...

这些路从照片上看着没什么,走起来却是相当颠。

从尼布楚奔往雅库茨克的路上

路上的纪念碑

正当他们离雅库茨克还有几百公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俄罗斯警察拦住他们进行例行检查时,竟然悄悄用俄语问环环:这几个中国男人是不是绑架了你?如果是的话你要暗示我,我们会想办法解救你!

不愧是战斗民族的警察...Kobe头一回感觉到俄罗斯警察的“可爱”之处。

雅库茨克漂亮的东正教堂

而就在抵达雅库茨克的第二天早上,他们收到一封陌生的来信...

原来是他们这两台“不明身份”的中国蓝牌照车在街上晃悠时,遭到群众“举报”,电视台顺藤摸瓜找到酒店想采访他们!再次感叹:不愧是战斗民族!

(有环环这个美女翻译在,采访很顺利...注意到Kobe头上戴的卡其色帽子吗?没错,就是自驾地理出品。)

三、传说中的白骨之路

在雅库茨克进行2天的短暂休整后,马上就进入远东著名的白骨之路。

西伯利亚——从我国最北部的漠河县往北,一直到最北边的北冰洋,纵深5000公里左右,再往东,一直到堪察加半岛、太平洋,最东北角的白令海峡,西边一直到叶卡捷琳堡的乌拉尔山脉,也就是亚欧两大洲的分界线,这一广袤的区域称之为西伯利亚。

而整个西伯利亚的东部,称之为远东地区——在这广袤的土地上,人烟稀少,冬季酷寒,有大片的原始森林无人区,众多的熊和狼等野兽出没...在这里,有一条公路能通往亚欧大陆的东北尽头,那就是白骨之路,2032公里,也叫科雷马公路。

它是连接俄罗斯萨哈共和国首府雅库茨克市和马加丹州首府马加丹市之间的干线公路。

之所以叫白骨之路,是因为前苏联时期流放的200万囚犯被派遣修建这条公路,死的人太多来不及妥善安葬,就地掩埋在路边、路基下面,据说基本平均每一米就会埋一具白骨。

(历史照片,最后一张的骷髅头带来一种穿越时空的恐惧感。图来源@大树的视界)

这样一条历史背景下、又被俄罗斯人视为最危险的路,两台城市SUV能成功穿越吗?

四、进击的城市SUV!

穿越过白骨之路的中国人不多——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开摩托挑战泥泞不堪路面的谷岳、开古董轿车桑塔纳穿越的大树、单人单骑穿越的90后姑娘雏菊...各有各的困难,Kobe一行人将会遭遇什么?

2019年8月15日一早,他们乘轮渡跨过勒拿河,离开雅库茨克。下船后没多久,铺装公路就没有了,传说中的白骨之路终于在众人面前揭开神秘的面纱。

从前只能在别人故事里看到的路,就结结实实踩在他们脚下...为应付白骨之路连续1800公里的碎石路,两台城市SUV并非没有准备:特意加装发动机下护板,更换大尺寸AT胎。

那种被迎面而来的大卡车扬起灰尘带来的视线模糊感,也非常地真实...

能见度极低

原始森林中扬起滚滚烟尘,恐怖、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这就是白骨之路。

出发前在雅库茨克洗的车,不到2小时就灰扑扑了。

途中遇到一阵连续的“横雾”,虽然大家都认为是雾或烟尘,但在这白骨之路是总觉着蛮妖的。

偶尔会遇上这种烂路,但不多,没有谷岳那回那么恐怖。

(不耍帅?是不可能的!)

临近汉德加,一抹美丽的夕阳稍微缓解了大家一天颠簸的疲劳。

在阴森恐怖的白骨之路上,从汉德加到奥伊米亚康途中有个网红加油站打卡点——收费处贴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车贴,承载了无数车友与白骨之路的故事!

碎石路依旧在继续,颠得人心烦意乱——它和早期的川藏线那种让人害怕的大烂路还不一样,反而是对人心理的折磨、精神的摧残...

连续的长距离碎石路,简直就是魔鬼

这座老桥始建于一九三几年,由于白骨之路正逐段翻修,已废弃。

五、奔向地球寒极

离开网红加油站,再开200公里就是著名的地球最冷小村庄——奥伊米亚康。

奥伊米亚康,位于西伯利亚因迪吉尔卡河上游同名盆地中央,东、南、西三面较高,仅北面地势较低,造成其气候极度严寒,和上扬斯克并称为北半球的“寒极”,是世界上最寒冷的永久居住地之一,有500名村民常年生活在这里。

(2018年1月中旬,奥伊米亚康村测得-67℃的极寒天气,逼近1933年2月测到的-71.2℃,地球最低温记录。)

(冬天的寒极隔着屏幕都能感到瑟瑟发抖...图来源@勘察加朱公子)

时值8月初秋的奥伊米亚康昼夜温差非常大,白天还穿着短袖,天一黑在屋外就得穿羽绒服御寒。

当地人说每年的9月份开始天气就会转凉,到了10月份气温会急剧下降,能够达到零下30度左右,等到11月份,零下50多度就是日常了。

Kobe一行人入住的民宿:能想象到冬天最冷的时候,一定是个温暖无比的世外小屋。

村中常见的居民院落,都是这种木质结构的小平房。

(这几个奥伊米亚康小朋友长得像中国人吗?其实雅库特人本就属于黄种人,长相非常接近咱们的北方民族,比如蒙古族等。)

不冻泉,冬天不论多冷都不会结冰,神奇吧!

奥伊米亚康译名来自雅库特语,意为“不冻的水”,指村庄附近的一眼温泉——驯鹿牧人通常在这里歇脚,让驯鹿饮水,这使得奥伊米亚康逐渐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发展为一个村庄。

小木屋的主人叫亚历山大,Kobe用他的猎枪打出了人生第一颗实弹,亚历山大说他曾用这把猎枪杀了9头熊!

亚历山大的座驾,帅吗?!正宗的北极卡车,百公里25个油,最大马力只有75匹,具备极强悍的通过能力。

离开奥伊米亚康时,Kobe吹下牛逼说他将和饼哥相约挑个冬天最冷的时候再来一趟,体验真正的地球寒极!大家先记着,看他什么时候实现?

六、鬼城卡达柯扎营!

吃土、扎胎进行时——前往鬼城卡达柯的路上,依旧是尘土飞扬、意乱情迷(别误会,是颠的),尽管已经换上AT胎,还是被多次扎胎...可见连续1800公里碎石路面的白骨之路有多伤胎。

Kobe温馨提醒:如果未来你们要走白骨之路的话,请切记一定要带2条以上的全尺寸备胎!

几次下来,环环都可以熟练操作换胎了,只是她拧的螺丝需要再经过男士们的深度加工...

(这种吃烟的状况基本是常态了:遇到大货车,不论会车还是超车,能见度都基本为零,只能慢之又慢、慎之又慎,因为白骨之路上危险随时会降临。)

上帝视角看饼哥那台探界者拉出来的烟。

这一路上需要涉水、过河的机会并不多,“大黑”每次都很珍惜、玩得尽兴。

对面是一座老桥,当地已修了新的水泥桥,老木桥就废弃了。

路上也会有这样美丽的风景,西伯利亚也不尽是荒蛮和狂野。

离开远东小镇乌斯季涅拉,进入马加丹州时遇见的两州地理分界线。

夕阳下的鬼城——Kobe一行人抵达鬼城时已近黄昏,他们壮着胆子在空无一人的小城镇里逛了一圈儿...在这荒凉之地,到处都是人类曾经生活过的痕迹,让人不寒而栗。

当年留下来的烟盒

从城市到鬼城——卡达柯建立于上世纪40-50年代,最早的时候前苏联流放了大批的犯人,为了挖掘矿山而建立的一个集中营,后来发展成一个城市。

鬼城一隅,图来源@大树的视界

Kobe他们特地探访了鬼城周边村镇居民,据一位当年卡达柯的居民说:由于经济发展不景气,上世纪90年代,政府下发了一道行政命令,让居民们都搬走,几年下来,这座城就慢慢搬空了。

天色渐暗,阴森恐怖的气氛逐步加持...

独自鬼城扎营?——天黑了下来,整个鬼城唯一的光源就是他们在荒地上点起的一摊篝火。Kobe的恐惧感渐渐上头了,谁叫他之前吹下牛逼说要在身后的“鬼楼”里独自扎营...

重回人间——离开鬼城卡达柯、苏苏曼,一共颠了7天1800公里碎石路、被扎5次胎,他们终于回归柏油路(200公里),来到白骨之路的终点站:马加丹。

(金城马加丹,白骨之路的修建正是因为这里发现大量金矿资源,从而带动整个远东地区经济的发展,也因此导致大量流放犯人付出生命,这是前苏联一段悲伤的历史。)

洗车之前的大黑:沙漠卡其色,好看吗?

“鬼城”不只卡达柯——其实在广阔的远东,像卡达柯这样的鬼城还有很多。因为俄罗斯实在是太大了,远东自然环境又恶劣,人口又稀少,经济一不好,城镇很容易破落,很容易变鬼城。

他们在马加丹遇到两位记者夫妇,聊了许多关于远东衰败城市的记忆,在当地人心里,类似鬼城卡达柯这样的故事其实是一段不愿回忆的伤感故事...

有一种旅行是一腔孤勇地单人单车闯天下,还有另一种旅行是和志趣相投的朋友并肩作战。

不同于上次,Kobe这回有美女相伴,有老大哥“镇楼”,几人碰撞出的火花不是一般的酸爽、刺激!让人羡慕嫉妒恨...

旅程,仍在继续,在更加狂野的勘察加半岛爬火山、看棕熊后。

图来源@勘察加小朱

目前他们已经回国,等待自己的座驾海运到北美后,再次出发!

图文丨老司机Kobe

编辑丨婉莹

来源:中国自驾地理

猜你喜欢